23. 基督徒难道不是在把自己的道德观强加给世界?

政府必须保持与宗教分开……保持中立、公平。我们不反对宗教。我们坚持良好的道德价值观……宗教团体可以自由传播其社会观点和道德教导,他们在综合度假区(IRs)、器官移植、刑法377A条款、同性恋问题这些方面已经这么做了……宗教人士看待国家问题时,往往会根据其宗教信仰形成意见……

……公共辩论的话题不应是谁的宗教正确,谁的宗教错误,而应是宗教中立的理性考虑,应关乎公共利益——这才是新加坡。

李显龙总理,2009年国庆演讲

新加坡的宗教中立模式基于新加坡宪法。宪法第十五条第一项确定人人都有“声明和信奉其宗教并加以传播”的权利。1在这个宗教中立的国家里:

  • 公众空间由不同信仰的人共享
  • 国家是中立的(不是反宗教的)
  • 没有国教(宗教独立于国家治理)
  • 宗教观点和非宗教观点(如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都可在共享空间发表,对公众话语产生影响
  • 以正当理由治理国家并为公共利益服务

在公共辩论中发表基于信仰的政治观点,并不意味着信仰已干涉国家,来侵犯公民的政治权力。若不允许在公共辩论中发表基于信仰的观点,则也不能允许发表无神论、反宗教的观点,否则一方或另一方都在把自己的意图强加给宗教中立的国家。2

治理国家的许多原则都基于该国人民持有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通常受信仰或信念影响,或是上帝的属性和命令,或是儒家的伦理道德。若社会问题涉及道德问题,则更需要在多元社区达成共识:应当予基督徒以自由空间,以文明、恰当的方式表达其信仰

公共政策和法律的制定要求道德评判,不能有损公共利益(如贩毒和乱扔垃圾是不道德的),因此就自然会“强加”于持反对意见的人身上(如毒贩和随意丢垃圾者)。3

同性恋激进者反对禁止同性恋行为的宗教、历史和文化原因,争论说刑法377A条已经过时,不再适用于现今的社会规范。若社会的主流认为同性恋正常化有损公共利益,那么同性恋合法化就是将国家的观点凌驾于人民的良知和宗教自由之上。

尾注

  1. Li-ann Thio, Religion in the Public Sphere of Singapore: Wall of Division or Public Square? (Academia.edu, 2014年7月24日)

https://www.academia.edu/601073/Religion_in_the_Public_Sphere_of_Singapore

2.同前。

3.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