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如果同性恋不伤害任何人,为什么377A条款还应存在?

“伤害原则”是越来越被提起的一个争议。既然自由选择有其本身的价值,那么限制个人自主权的法律只有在防止伤害他人的情形下是合理的1/2。在这个原则下,一个人不可能被限制做什么,即使在别人看来最好不那样做。因此有人声称,377条款是不合理的,因为鸡奸是发生在两厢情愿的成年人之间的私人行为,不违反伤害原则。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以个人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为核心的哲学。

“伤害原则”的说法是很吸引人,但也受到好些批评。其中两个是:

首先,“伤害”是很难定义的,这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若一个人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另一个人,讲明双方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因为私人派对上的私人行为可能有公开的后果。3因此,社会有权通过保护道德体系或公共道德来维护其基本制度(家庭与教育)。4例如,私人的色情行为会对伤及品格、歪曲人类的性、并贬低女性。虽然是“私人的”,但日积月累下来,这些私人的色情决定将侵蚀公众对性倾向和性道德共有的重要理解,而性倾向和性道德在任何文化里对于婚姻和家庭生活制度的健康都是至关重要的。

其次,“伤害原则”与新加坡法律在根本上是不一致的。事实上,今天的法律与道德息息相关,这个法律立场已反映在对重婚5、奸淫6、乱伦7、虐待动物8或“败坏”儿童的定罪上。在学术界,法律哲学(法律实证主义9)意味着法律和道德应严格区分,然而如今法律与道德已互相交织在一起10。因此。质问法律是否应该干涉私人行为其实是提错了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同性恋究竟是道德的,不道德的,还是非道德的。

尾注

  1. .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2. J.S. Mill, On Liberty
  3. Robert P. George, The Concept of Public Morality
  4. Lord Devlin, The Enforcement of Morals
  5. Section 6, Women’s Charter (Cap. 353)
  6. Section 95(3)(a), Women’s Charter (Cap. 353)
  7. Section 376G, Penal Code (Cap. 224)
  8. Animals and Birds Act (Cap. 7)
  9.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10. Ronald Dworkin, Law’s Emp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