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同性恋是疾病/失常吗?

同性恋曾经被认为是一种精神疾病。1973年,Robert L. Spitzer博士带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 》中删掉,理由是如果同性恋者“自己觉得舒适”,我们就不应该坚称他们是失常的。

“同性恋激进者在美国精神病学协会1970年和1971年的两次会议中大搞破坏,同时还不断进行幕后操纵。作为应对,美国精神病学协会于1973年决定从其《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去掉同性恋这一类别,希望此举能减低对同性恋个体的歧视。随着岁月的流逝,很明显看出这是侵蚀心理健康专业的科学完整性的第一步。”1

本杰明·考夫曼(Benjamin Kaufman)

临床精神病学教授,加州大学医学院

差不多20年之后,Spitzer发现,许多同性恋在性行为和性取向上都有实质性的变化,这暗示着他们不仅能够做出改变,而且也许他们本身就希望改变。2 然而,相同的当初逼着他将同性恋从“疾病”行列中消除掉的政治压力最终迫使他向同性恋群体道歉。3

同性恋的根源是性别认同的问题。若孩童与父亲和母亲建立了恰当的依附,随后分离,再形成自己的个性,健康的性别认同就会成功地得以发展。对于很多挣扎于同性性吸引问题上的人而言,这种依附是没有的。既然同性恋不再被视为疾病,若有不愿受同性恋趋势困扰的人,可将其诊断为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GID),采用深度领悟疗法来帮助他们

性问题通常是男性/女性身份认知这一根源问题之症状。男同性恋通常需要帮助来解决性上瘾的问题(包括色情和频繁的手淫),而女同性恋需要帮助来解决情感相互依赖的问题。越早干预, 治疗越容易也越有效。

尾注

  1. 1.Benjamin Kaufman, Why Narth? The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s Destructive and Blind Pursuit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Regent University Law Review Vol.14(423), 2001-2002)
  2. Linda Ames Nicolosi, Historic Gay Advocate Now Believes Change is Possible (9 May 2001)
  3. 3.Benedict Carey, Psychiatry Giant Sorry for Backing Gay “Cure” (The New York Times, 28 May 2012)
  4. Kenneth J. Zucker & Robert L. Spitzer, Was the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of Childhood Diagnosis Introduced into DSM-III as a Backdoor Maneuver to Replace Homosexuality? A historical note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2005, Vol 31, pp 3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