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同性恋难道不是与生俱来的吗?

人们普遍认为,同性恋是生理现象或基因决定的,这源于三个广为人知的研究:

  • Simon LeVay的INAH-3大脑组织研究(1991):对尸体进行大脑解剖。
  • (J. Michael) Bailey(Richard C.) Pillard双胞胎研究(1991):对同卵双胞胎、异卵双胞胎、普通兄弟和收养兄弟进行比较研究。
  • Dean Hamer的X染色体研究(1993):研究发现 “特定的染色体区域”包含“促成男性同性恋取向的基因”。

也许显为人知的是,上述的每一个研究都有着严重的研究方法失误,比如样本规模过小、样本不够随机、甚至是研究对象分类的错误,因此,其研究结论的有效性值得考量。与此同时,其他科学家复制同样的研究,却不能得出同样的结果。1, 2

Michael Bailey后来选取更大规模的样本进行了后续研究3 ,他选择了27对澳大利亚同卵双生兄弟,且每对双生兄弟中至少有一位是同性恋。既然同卵/单卵双胞胎有着完全相同的基因,我们就应当期待只要双胞胎中有一位是同性恋,另一个也会是同性恋(100%的吻合率)。然而,研究的结果却是,27对双胞胎中,“兄弟二人都是同性恋的只有三对(11%的吻合率)。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和耶鲁大学的Peter Bearman和Hannah Brückner两位研究员分析了国家青少年健康纵向追踪研究(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Health)的数据,发现在同卵双胞胎中的同性恋吻合率更低(男性6.7%,女性5.3%),这很好地反驳了关于同性恋起源的几个理论。相反地,研究发现,在童年期的社会经历是更显著的影响因素。

尾注

  1. Family Research Council, The Top Ten Myths About Homosexuality (Washington)
  2. Mike Haley, 101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Homosexuality(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4)
  3. J. Michael Bailey, Michael P. Dunne & Nicholas G. Martin,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Its Correlates in an Australian Twin Samp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0, Vol 78(3), pp 524-536)
  4. Peter S. Bearman & Hannah Brückner, Opposite-Sex Twins and Adolescent Same-Sex Attra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2002, Vol 107(5), pp 117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