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同性恋自豪和LGBT事件是什么?

同性恋自豪是同性恋激进者使用的术语,要鼓励LGBT者“出柜”,不因自己的身份而感到羞愧。“出柜”这个词可能源于在犹太-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传统中对非异性恋行为和性取向的迫害史。据记载,在那期间有专门为了那些被逐出传统社会或流放之人的人身安全和财务生活的特定区域。

同志主题集会、节日和游行带来的问题日益增加,越来越多的警察和社区投诉性捕食者带来的问题和酒精、毒品案件。1应当注意的是,并非所有参加同性恋自豪集会的人都是性捕食者或罪犯。事实上,不法分子往往会利用集会参与者的情绪起伏,趁虚而入。

LGBT集会关注社会平等或政治权利。同性恋自豪和LGBT集会一般同时出现在新闻中。

现代的LGBT运动兴起于艾滋病盛行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游说方要求及时医疗援助、医院对艾滋病患者的确定接收和艾滋病治疗方法的研究资助。随之而来的要求是就业和福利的保护、防范暴力邻居的警察保护和反对歧视性倾向和生活方式选择的法律保护。

同性恋自豪和接受LGBT运动的发展已经扩大到一个地步,要求同性恋家庭得到认可,同性恋个人或家庭有资格收养孩子,配偶享有在军人养老金和公务员养老金,以及在税收补贴/抵免、家庭和住房税收优惠、乃至最近的投票和选举上都享有同等权利。

2001年,新加坡的同性恋自豪和LGBT集会最初形式为一年一度的民族聚会(Nation Parties)2,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民族IndigNation 3。这个每年一度、长达一个月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酷儿集会的首次亮相是在2005年8月,目的是和共和国40周年庆同一时间。这些集会不太广为人知,直到在2009年粉红点活动的展开(见Qn.24)。愤怒的民族IndigNation的最近尝试是在2014年举行“粉色奔跑”4,作为新加坡的一个同性恋自豪集会,但未获警察批准。

尾注

  1. Drugs, Violence and Vandalism Characterize Homosexual Parade in Sao Paulo (Catholic News Agency, 27 May 2008)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_parties
  3. http://en.wikipedia.org/wiki/IndigNation
  4. Police reject ‘Pink Run’ application (AsiaOne.com, 17 Aug 2014)

56. 如果同性恋不伤害任何人,为什么377A条款还应存在?

“伤害原则”是越来越被提起的一个争议。既然自由选择有其本身的价值,那么限制个人自主权的法律只有在防止伤害他人的情形下是合理的1/2。在这个原则下,一个人不可能被限制做什么,即使在别人看来最好不那样做。因此有人声称,377条款是不合理的,因为鸡奸是发生在两厢情愿的成年人之间的私人行为,不违反伤害原则。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以个人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为核心的哲学。

“伤害原则”的说法是很吸引人,但也受到好些批评。其中两个是:

首先,“伤害”是很难定义的,这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若一个人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另一个人,讲明双方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因为私人派对上的私人行为可能有公开的后果。3因此,社会有权通过保护道德体系或公共道德来维护其基本制度(家庭与教育)。4例如,私人的色情行为会对伤及品格、歪曲人类的性、并贬低女性。虽然是“私人的”,但日积月累下来,这些私人的色情决定将侵蚀公众对性倾向和性道德共有的重要理解,而性倾向和性道德在任何文化里对于婚姻和家庭生活制度的健康都是至关重要的。

其次,“伤害原则”与新加坡法律在根本上是不一致的。事实上,今天的法律与道德息息相关,这个法律立场已反映在对重婚5、奸淫6、乱伦7、虐待动物8或“败坏”儿童的定罪上。在学术界,法律哲学(法律实证主义9)意味着法律和道德应严格区分,然而如今法律与道德已互相交织在一起10。因此。质问法律是否应该干涉私人行为其实是提错了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同性恋究竟是道德的,不道德的,还是非道德的。

尾注

  1. .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2. J.S. Mill, On Liberty
  3. Robert P. George, The Concept of Public Morality
  4. Lord Devlin, The Enforcement of Morals
  5. Section 6, Women’s Charter (Cap. 353)
  6. Section 95(3)(a), Women’s Charter (Cap. 353)
  7. Section 376G, Penal Code (Cap. 224)
  8. Animals and Birds Act (Cap. 7)
  9.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10. Ronald Dworkin, Law’s Empire

 

55. 377A条款不就是不宽容吗?

李显龙总理在2007年的议会选举中表示,377A条款是“象征性的”,“不会被主动执行”。尽管有人认为,既然保留又不执行乃是自相矛盾,但这实际上反映了宽容。

宽容不是同意,也不是对所有观点的接受。相反,宽容意味着虽然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仍然尊重对方这个人和对方不赞同自己而相信不同观点的权利。1

377A条款的保留作为一个象征性的姿态,反映了大多数新加坡人反对同性恋生活的道德立场2。然而,所谓“不会被主动执行”的声明反映出,虽然政府(和大多数新加坡人)不赞同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但也没有主动迫害同性恋。换句话说,这是不赞同观点,但尊重。这是立场,如李显龙总理所说,“自己活,也让别人活”。这实际上就是宽容。

尾注

  1. I on Singapore, Tolerance and “Tolerance”: Two Versions of Tolerance(I on Singapore, 15 January 2013)
  2. Amir Hussain, Liberal Attitudes on Gay Lifestyles Not Prevalent Here (TodayOnline, 26 Aug 2013)

 

54. 粉红元是什么?

“粉红元”是一个非贬义的、广义的营销术语,源自粉红经济,指的是将LGBT群体作为目标市场做生意赚取收入。该市场估计在全球会超过2万亿美元1,将驱动旅游业2, 3、娱乐业、零售业和社区商业的发展4

这个基于性取向、有针对性、全方位的生活方式营销包括男同性恋形象设计、奢侈品购物疗法、情人节/纪念日/新年特别主题LGBT集会、时髦约会场所、LGBT主题音乐节、情侣邮轮、旅游套餐和美食体验。

 

尾注

  1. Arthur Tam, Power to the Pink Dollar (TimeOut Hong Kong, 4 July 2012)
  2. Taryn Utiger, Pink Dollar ‘Could Make Taranaki’ (Taranaki Daily News Online, 13 February 2014)
  3. AFP, Global Tourist Industry Eyes the ‘Pink Dollar’ (AsiaOne, 20 January 2011)
  4. Brent Clermont, Companies Stand to Benefit from Pro-Gay Policies, (Insight Business, USC Center for Management Communication, 2006)

53. 新加坡同性恋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子?

除了粉红点运动和面向同性恋者的群体,不时也有某些娱乐场所和夜总会举办的、以同性恋为主题的戏剧/电影和同性恋集会。

丹戎巴葛路一直以来是闻名的同性恋红灯区,目前已被尼路取代。在这里(如道拉实路、 克力路、达士敦山、 安祥路等)以及附近的唐人街和直落亚逸街,都能找到同性恋酒吧/酒馆、迪斯科/俱乐部和桑拿中心. 1

由于现有支持的增加和公园照明的改善,同性恋在新加坡进入到更多的室内场所里,户外同性恋活动变得不那么普遍。夜晚“巡航”(即在某个区域闲逛寻找性伴侣)现在被限制在如东海岸公园的福特路停车场、樟宜商业园、圣淘沙丹戎沙滩、珠光大厦和邵氏大厦的上层停车场等地方。2

在网上,只要输入与新加坡同性恋相关的关键字,就会搜索到一大堆本地同性恋网站和支持同性恋的资源,如Oogachaga的“同性恋入门(The ABC’s of Gay Sex)”。3

尾注

  1. SgWiki, Singapore Gay Venues: Contemporary (2014年7月23日)
  2. 同前。

3、Oogachaga在线刊物: http://www.oogachaga.com/congregaytion/news/detail/96/The-ABCs-of-Gay-S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