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基督徒难道不是在把自己的道德观强加给世界?

政府必须保持与宗教分开……保持中立、公平。我们不反对宗教。我们坚持良好的道德价值观……宗教团体可以自由传播其社会观点和道德教导,他们在综合度假区(IRs)、器官移植、刑法377A条款、同性恋问题这些方面已经这么做了……宗教人士看待国家问题时,往往会根据其宗教信仰形成意见……

……公共辩论的话题不应是谁的宗教正确,谁的宗教错误,而应是宗教中立的理性考虑,应关乎公共利益——这才是新加坡。

李显龙总理,2009年国庆演讲

新加坡的宗教中立模式基于新加坡宪法。宪法第十五条第一项确定人人都有“声明和信奉其宗教并加以传播”的权利。1在这个宗教中立的国家里:

  • 公众空间由不同信仰的人共享
  • 国家是中立的(不是反宗教的)
  • 没有国教(宗教独立于国家治理)
  • 宗教观点和非宗教观点(如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都可在共享空间发表,对公众话语产生影响
  • 以正当理由治理国家并为公共利益服务

在公共辩论中发表基于信仰的政治观点,并不意味着信仰已干涉国家,来侵犯公民的政治权力。若不允许在公共辩论中发表基于信仰的观点,则也不能允许发表无神论、反宗教的观点,否则一方或另一方都在把自己的意图强加给宗教中立的国家。2

治理国家的许多原则都基于该国人民持有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通常受信仰或信念影响,或是上帝的属性和命令,或是儒家的伦理道德。若社会问题涉及道德问题,则更需要在多元社区达成共识:应当予基督徒以自由空间,以文明、恰当的方式表达其信仰

公共政策和法律的制定要求道德评判,不能有损公共利益(如贩毒和乱扔垃圾是不道德的),因此就自然会“强加”于持反对意见的人身上(如毒贩和随意丢垃圾者)。3

同性恋激进者反对禁止同性恋行为的宗教、历史和文化原因,争论说刑法377A条已经过时,不再适用于现今的社会规范。若社会的主流认为同性恋正常化有损公共利益,那么同性恋合法化就是将国家的观点凌驾于人民的良知和宗教自由之上。

尾注

  1. Li-ann Thio, Religion in the Public Sphere of Singapore: Wall of Division or Public Square? (Academia.edu, 2014年7月24日)

https://www.academia.edu/601073/Religion_in_the_Public_Sphere_of_Singapore

2.同前。

3.同前。

22. 为什么基督徒不应该在同性恋问题上保持沉默?

当同性恋成为更大的政治辩论议题时,它就不再只是私人或个人问题,也不只是社会问题。在某些国家,同性恋已经被正常化、被倡导、被夸赞;有组织、资金雄厚的全球化政治日程旨在引入对同性恋有利的法律,而所有公民,不分宗教信仰,都必须遵守这些法律。汤姆•米呢瑞(Tom Minnery)在他的书《为什么你不能保持沉默(Why You Can’t Stay Silent)》中说道,若基督徒不站出来发言,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家庭、我们的信仰以及我们的自由都将受到冲击

“同性恋乃与生俱来/天生”的观念和对同性婚姻的支持1 二者紧密相连——若相信有人是“天生的同性恋”,就很可能把性取向等同于种族或性别进行分类,因此主张平等,其途径是首先将同性恋行为无罪化,其次是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然而,这种观念只涉及了同性恋权利激进者拥护的所谓同性恋根源问题,但却没有关注同性恋的道德或后果问题。人生来就有罪性,但这并不赋予我们去犯罪、去纵容、去夸赞甚至将不道德行为合法化的权利,比如我们不应滥用药物来伤害身体。

  • 同性恋议程挑战圣经的权威。在某些国家,依据反歧视法,已有牧师因教导关于同性恋的圣经真理被起诉。其中的一个案例是,一位瑞典牧师因在其教会宣讲有关同性恋的圣经观点而被判入狱一个月。尽管上诉后,入狱的判决最终被瑞典最高法院推翻,然而这样的事件时有发生:反歧视法或反仇恨言辞法之类可能会被用来攻击宣告自己信念的基督徒。2
  • 教会难以言行如一。同性恋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舒服是一回事,然而,若基督徒不指出同性恋违背圣经教导,就错误地代表了基督。同性恋的行为的确不符合圣经的,我们需要遵循圣经教导,帮助弟兄/姊妹在基督里走向圣洁,而不是支持他们继续活在罪中。

每个基督徒都可能遇到面临同性恋问题的人。当我们与之交谈时,切切记住:我们的回应要么鼓励他们得医治、与神同行,要么就会让他们离上帝和所追求的自由更远。

在我们自己的生命中,爱心的责备和必须面对罪的后果是令人气馁和痛苦的,但对我们的健康和幸福是必要的。同样,基督徒身上的罪若不悔改、不处理,也会最终影响整个基督的肢体。

尾注

  1. Joe Dallas, Speaking of Homosexuality, (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 2006, Vol 29(6))
  2. Jason Davis, Swedish Pastor Accused of Hate Crimes Acquitted (The Christian Post, 29 November 2005)
  3. Joe Dallas, The Gay Gospel? How Pro-Gay Advocates Misread the Bible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7)

21. 基督徒如何走出去,帮助受同性吸引的人?

“基督徒应该爱所有的人——不管是不是同性恋。”

艾伦·钱伯斯(Alan Chambers),《神的恩典和隔壁的同性恋(God’s Grace and the Homosexual Next Door)》的作者

  • 先改变自己再帮助别人 若你担心尴尬,这就意味着你需要先处理自己的态度和感觉。没人可以强迫谁对罪悔改或做出改变。以恩典和忍耐待对方,让上帝爱的真理赢得他/她。
  • 祝福和接纳 以爱欢迎受同性吸引的人。同性恋所面临的是羞耻感和被拒绝,与这些负面情绪斗争的最有效方式是寻找机会邀请他们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带他们去喝咖啡,邀请他们参加你的家庭聚餐或活动;每次见面问问他们过得怎么样,提诚实、开放的问题。
  • 建立无条件、充满活力的友谊 倾听的耳和同理的心是无价的。受同性恋困扰的人往往曾经被深深地伤害过,甚至曾被善意但受误导的基督徒伤害过。做那个愿意倾听的人,以朋友待他/她。成为他/她可以自由敞开、无需害怕被拒绝被论断的那种朋友。重要的是,帮助应当无条件,包括所有因性困扰而感到破碎的人,而不管他们是否情愿或准备改变。
  • 直言自己的挣扎、惧怕和诱惑 这可以帮助对方感觉更像是“挣扎中男性/女性的其中一员”。即使面对的问题有所不同,你的同性恋朋友也会因看见你生命的见证而学习怎样活出责任、饶恕和恩典。
  • 指向耶稣,而不是异性恋 像所有的罪人一样,同性恋者无法自己做出改变;他们需要基督的力量。祂既已开始成圣的工作,祂也将照亮他们生命中必须降服于祂的那些地方。

对同性恋的救赎来自一个‘个体’,而非某个方法……改变过程中有趣的是,改变本身并非我们的目标。当我们追求更为重要、不可抗拒的目标——认识、爱、并“注目”耶稣——时,改变随之而来

弗兰克•沃森(Frank Worthen),“爱在行动(Love in Action)”组织创办人

  • 不住地祷告 持续不懈地祈求上帝光照你的同性恋朋友或所爱的人,始终记住神最终不是要惩罚其罪恶,而是希望他们悔改和完整的重建。求神在你的内心和生命动工,这样你可以成为神恩典的管道,帮助他们按照祂的设计去生活。

同性恋者的医治之路乃是关系之路1若你以希望别人怎么待你的方式待你的同性恋朋友,对方就能从你这里体会到爱,从而减低那些强化同性恋冲动的力量。

尾注

1. Love Won Out series: When a Loved One Says, “I’m Gay.” (Focus on the Family, 2002)

20. 关于同性恋,教会如何“爱罪人而不是罪”?

“讨厌同性恋行为,但爱同性恋人士”的这种说法对那些由性取向决定其身份认同的人而言毫无意义。

兰迪·托马斯(Randy Thomas),走出埃及国际联盟(Exodus International)前副主席

一个经历同性吸引的人,可能对有关同性恋人士的任何批评或指出同性恋行为错误的言辞特别敏感。虽然任何人若正在或将要犯罪/做错事都会有此反应,同性恋的罪与其他的罪不同,要将同性恋行为(罪)与同性恋者(罪人)分开是极其困难的。

  • 看的是人,而非生活方式 接近同性恋不要只关注其同性恋的身份,而要视其为有同性恋问题的人,伴随这个问题的是恐惧、希望和需要交织的复杂体。过早评判、拒绝和谴责只会更让同性恋激进者加重“恐同”的刻板印象。
  • 赢得对方的心,而非赢得争论 我们不需要成为拥有全部答案的专家。找出你所不知道的——即使是圣经——过后再回答他们。上帝的爱藉着教会动工,拨动他们的心弦,引领他们更顺服基督的教导。
  • 保持一致的标准 教会采用一致的圣洁的标准很重要,而且若有人违背圣经,教会要明智地处理之,不管是何种类型的罪——或是婚前性行为,或是对神的公开亵渎,或是同性恋行为。
  • 以爱处理性犯罪 所有的性犯罪都是违背圣经的,因此基督徒必须在教会里始终一致地正确教导,并处理不道德的性问题。指出任何性犯罪的时候,都应发自内心,用爱挽回对方,使犯罪者得到完整的重建。
  • 指出更美好的盼望 带给对方好消息,而非宣布神对其有罪的生活方式的审判。用已经克服同性恋之人的真实见证鼓励他们。庆祝他们的生命和健康关系,建造 并激励他们始终追求基督和完整。

同性恋的反义词不是异性恋,而是圣洁。

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前同性恋

  • 走出去帮助周围的同性恋 教会可以不再是众所周知的“同性恋的敌人”,可以走出去帮助那些因性困扰而感到破碎的人,关爱支持他们,并与他们建立真正的关系。也可以提供安全的小组氛围,在这里他们可以公开讨论自己的挣扎,没有羞耻,不被拒绝,从而信仰得以坚定,经历属灵的成长和生命的完整。

19.在新加坡有基督徒同性恋社区吗?

最早的本地同性恋基督徒社区叫避风港(Safehaven),作为自由社群教会Free Community Church,FCC)于2004年7月注册。其领导团队引人注目,来自不同宗派背景和专业背景,包括神学、法律和咨询领域。最有名的是教牧顾问叶金浩牧师,他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卫理公会的第一个亚洲主教,并在新加坡宗教联谊会(the Inter-Religious Organisation,IRO)担任理事直到2012年,其间倡导不同信仰人士之间的对话和理解。目前FCC的执行牧师是Miak Siew牧师,他是在大都会社区教会(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MCC)被按立的,这是一个基于美国的、为同性恋的“婚姻平等权利”游说的“包容性教会”网络。MCC不是美国基督教会联合会(US 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的成员教会;同样,FCC也不是新加坡基督教会协进会(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 of Singapore)的成员教会。

就像其他基督徒一样,FCC认为,所有的个人,“包括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都是按神的形象被造的,有神圣的价值。FCC的异象是成为“一个庆祝多样化的包容性社区,活出来自上帝,并针对所有人,的爱和丰盛人生的应许”。他们从这个立场出发,声言反对“基于对他人的负面评判、对差异的害怕、以及对同性恋的恐惧而产生的歧视”。.[1]

只是FCC声称,只要是遵照了耶稣爱的诫命活出来,同性恋和跨性别者之间的关系就是符合基督教信仰和教导的。

有的基督徒虽然也面临同性吸引,却不同意FCC的立场。其中包括在默默挣扎的 (称为“柜中人” )、为目前状况寻求出路或更好的方式的、已进入上帝恩典之旅远离LGBT生活方式的、以及已成功从“出柜”到“出来”甚至可能已发展异性性向的人士。

尾注

  1. http://www.freecomchurc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