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关于同性恋,教会存在哪些问题?

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很难妥善处理同性恋问题,特别是在如何平衡怜悯和真理上。1一方面,同性恋主教和牧师被任命或按立,甚至是在大的教派里也如此。2/3/4另一方面,受人尊敬的基督教领袖不断发声反对同性恋。基于其对待这个问题的方式,有如下几种类型的教会: 5

反叛型:教会蔑视、改写经文的教导,以适应流行的观点和意见;已公开性取向的同性恋会员可能在政治方面很积极,并利用教会推动同性恋议程。

推脱型:教会既不帮助同性恋脱离自己的罪,也没有定他们有罪的教导;在这个问题上,带领人没有清晰的经文指导和方向,误导会众。

容许型: 教会有极大的怜悯,提供最好的一些社区服务,如帮助艾滋病患者,但缺乏真理(忽略了经文的教导);帮助想继续在性方面犯罪的人,却无法安慰希望战胜同性恋而寻求帮助的人。

无知型:教会相信同性恋是错误的;承认应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却又不知道如何去提供帮助。

审判/伪善型:教会错在只有真理,却没有怜悯;只拥抱那些可以把同性恋挣扎或困扰留在教会之外、不损毁教会形象的人;不欢迎已经“出柜”的同性恋。

我们需要的乃是医治型的教会,既有关于同性恋的圣经真理,又有神对同性恋的怜悯,二者应当平衡。我们应该致力于帮助那些在挣扎中的人克服同性恋的罪,就如战胜其生命中其他的罪那样,对他们伸出手,既充满怜悯、恩典和支持,也带着真理和管教。

尾注

  1. Mike Haley, 101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Homosexuality(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4)
  2. 2.Jonathan Petre, First Gay Bishop is Appointed by Anglican Church (The Telegraph, 6 August 2003)
  3. Tim Castle, Church of England Ends Ban on Gay Bishops (Reuters, 4 January 2013)
  4. Ross Murray,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Elects First Openly Gay Bishop (GLAAD, 31 May 2013)
  5. 5Mona Riley and Brad Sargent, Unwanted Harvest (Broadman & Holman, October 1995)

生来如此?

一直就存在着变性女人和跨性女人,然而突然间她们就变得有毒……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选择。这不是一个选择;我们生来如此。

Lady Gaga 1

 

今天真正有恰当资格的遗传学家当中,没有谁会做出或是同意以下的声明:“我是天生的同性恋,我无法改变。”实际上,人类行为中没有任何形式是完全靠遗传的。基因产生的是蛋白质,而不是行为。行为比单一的蛋白质复杂得多……环境因素影响了74%的男同性恋。环境因素显然是比遗传因素更重要。

John S H Tay博士

《生来就是同性恋?对同性恋科学证据的检验》(BORN GAY? Examining the Scientific Evidence for Homosexuality)作者

尾注

  1. Lady Gaga Says Homosexuality Isn’t A Choice (19 March 2010)

http://www.contactmusic.com/news/lady-gaga-says-homosexuality-isnt-a-choice_1136053

14. 同性恋都是激进者吗?

并不是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倡导同性恋议程。我们需要区分同性恋议程和同性恋人士。

虽然我们不应给同性恋者贴标签,以下的大致分类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明白如何与受同性吸引的人交往并关心他们。

  • 得胜者: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处理了同性吸引的人。他们可能已经完全改变了性倾向,从同性恋转变为异性恋(也许甚至已经与异性结婚并共同有了孩子);也可能仍然受同性吸引,但却定意独身。他们通常试图远离同性恋的激进运动,但却经常不幸地成为论战的受害者。
  • 挣扎者:那些不希望受同性吸引而寻求解决办法的人。他们可能寻求过咨询或治疗,却继续纠结于改变是否真的可能,以及自己有多么“不同”。同性恋议程帮不了他们,因为他们渴望私下的干预,而不是让自己的个人挣扎沦为公众讨论的话题。
  • 稳健者:这类同性恋者对自己是谁感到满意,希望“自己活,也让别人活”——他们有明辨力,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式来生活。若他们察觉到攻击同性恋议程的矛头指向了自己,则可能变为激进者。由于同性恋问题越来越多地影响到公共领域,如何适当地、并在细微处体察这个群体变得更有挑战性。
  • 激进者:这类同性恋不仅夸赞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期望得到别人的赞同。他们积极推动同性恋的特殊权利,同时向反对自己立场的人表现得很激进。同性恋议程就是为了抗议他们可能曾经受过的伤害,或确认其同性恋倾向不可改变的经历或信仰。

即使几乎没有可构建关系的共同点,即使柔和、通情达理的回答并未能使怒气消退(箴言15:1),我们仍然应该文明交谈,回应的时候要用爱心说诚实话。

13. 同性恋可以预防吗?

考虑到有诸多因素影响孩童的性别认同,因此,需要在抚养孩童的过程中采用确定其健康性别认同的方式,这是值得的。若大家共同努力,我们就可以回击想要让同性恋正常化甚至最终倡导同性恋的所谓“流行文化”。

在家里提倡“敞开”的氛围 所有的孩子都会提出关于性方面的问题。如果他们提问就被制止甚至嘲笑,他们就会推断出性是不可以讨论的话题,从而向同龄人和媒体去寻求那些可能与你的价值观相悖的信息。

提供准确的信息 年幼的孩童不清楚什么是同性恋什么不是同性恋。要让他们明确,有亲密的同性朋友很正常,告诉他们你自己也有亲密的同性朋友。鼓励青少年发现自己的性倾向,不是通过性体验或色情来发现,而是你来对男女关系做解释,并在其青春期进行指导。确保他们知道对同性的迷恋不会让他们成为同性恋。

让孩童确定自己的性别 强化他们身上适合其性别的行为,并且表达对其男性/女性气质的欣赏。重要的,是不要仅仅因为其兴趣爱好不同寻常(如喜欢芭蕾的男孩或擅长足球的女孩)就给孩子贴上不阳刚/不温柔的标签,因为一个人的男性/女性气质是超越其兴趣爱好的。在其它情况下,他们可能会觉察到父母想要的是相反性别的孩子,于是就可能会(无意识地)采取异性的行为和追求,以此来获得父母的认可和关爱。父母一定要留心观察孩子并做出适当的反应。

不吝惜地关爱 被父亲随时拥抱的儿子不会扭曲他们的男子气概;在现实中,他们更不容易遭受其他男人的不当接触。研究发现,“扶助、支持、温情的父亲排除同性恋儿子的可能性。”1

在现实中,我需要的是……与我爸爸有肯定、塑造品格、和充满爱的关系。事实上,这就是我在同性恋旅程中一直所关注的——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性只是达到此目的的方式。

艾伦·钱伯斯Alan Chambers

《神的恩典和隔壁的同性恋(God’s Grace and the Homosexual Next Door)》的作者

鼓励孩童认同与你有一样价值观的同性榜样 单亲父母若抚养异性孩子,可鼓励孩子与大家庭中可信任的同性成员建立关系,如阿姨/叔叔、堂兄弟和祖父母。

即使无法最终保证我们的孩子将如何做出他们的性向选择——是否会有婚前性行为或同性恋行为——然而父母还是可以主动和有意识地培养孩子健康的性别认同。2

尾注

  1. Joseph Nicolosi & Linda A. Nicolosi, A Parent’s Guide to Preventing Homosexuality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2002)
  2. Love Won Out series: When a Loved One Says, “I’m Gay.” (Focus on the Family, 2002)

12. 如果改变没有发生呢?

许多人以为受同性吸引的人在性倾向上会有180度的翻转,即从同性恋到异性恋。然而,实际的变化对不同的人而言有不同的表现,这是因为:

  • 改变可能需要花很长时间,这取决于问题的处理方法和问题的复杂性。
  • 改变可能有多种形式,如性行为的改变而不是性倾向的改变。
  • 改变可能是程度上的减轻,而不是所有同性恋想法的完全消除,不是异性恋欲望的突然唤醒和同性恋欲望的消失不见。1

一个过去沉迷于色情的人可能在治疗和咨询后仍然会受诱惑甚至“复发”,这同样适用于同性恋。继续挣扎于同性性吸引(SSA)的基督徒可能已接受过反复的、各样的和长期的“同性恋治疗”和拯救,但似乎效果甚微。他们可能会怀疑上帝是否造他们为同性恋,也可能会接受“一日同性恋,终身同性恋”的想法。这种情形并不少见。

同性恋在治疗和咨询期间若受到了不谨慎或不恰当的对待,则更容易重新接受同性恋,并批评对性倾向的纠正,他们有时会认同或支持前同性恋生还者(Beyond Ex-Gay)、心灵力量(Soulforce)和同性恋基督徒网络(Gay Christian Network)之类的同性恋支持团体。

尽管如此,诸多前同性恋或后同性恋2 (那些接受自己的同性恋倾向,但选择不采取性行动的人,他们相信自己的性别身份和行为不受性吸引的界定或强加) 的成功经历证明,对有同性恋倾向的人来说,改变性倾向至少是有可能的。3

尾注

  1. Kerby Anderson, A Biblical Point of View on Homosexuality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8)
  2. Peter Ould, Post-Gay FAQs (An Exercise in the Fundamentals of Orthodoxy, 14 April 2012)
  3. Daniel E. Byrne, Yet Another Attempt to Discredit the Spitzer Study Fails (Retrieved 2 Nov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