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同性恋自豪和LGBT事件是什么?

同性恋自豪是同性恋激进者使用的术语,要鼓励LGBT者“出柜”,不因自己的身份而感到羞愧。“出柜”这个词可能源于在犹太-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传统中对非异性恋行为和性取向的迫害史。据记载,在那期间有专门为了那些被逐出传统社会或流放之人的人身安全和财务生活的特定区域。

同志主题集会、节日和游行带来的问题日益增加,越来越多的警察和社区投诉性捕食者带来的问题和酒精、毒品案件。1应当注意的是,并非所有参加同性恋自豪集会的人都是性捕食者或罪犯。事实上,不法分子往往会利用集会参与者的情绪起伏,趁虚而入。

LGBT集会关注社会平等或政治权利。同性恋自豪和LGBT集会一般同时出现在新闻中。

现代的LGBT运动兴起于艾滋病盛行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游说方要求及时医疗援助、医院对艾滋病患者的确定接收和艾滋病治疗方法的研究资助。随之而来的要求是就业和福利的保护、防范暴力邻居的警察保护和反对歧视性倾向和生活方式选择的法律保护。

同性恋自豪和接受LGBT运动的发展已经扩大到一个地步,要求同性恋家庭得到认可,同性恋个人或家庭有资格收养孩子,配偶享有在军人养老金和公务员养老金,以及在税收补贴/抵免、家庭和住房税收优惠、乃至最近的投票和选举上都享有同等权利。

2001年,新加坡的同性恋自豪和LGBT集会最初形式为一年一度的民族聚会(Nation Parties)2,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民族IndigNation 3。这个每年一度、长达一个月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酷儿集会的首次亮相是在2005年8月,目的是和共和国40周年庆同一时间。这些集会不太广为人知,直到在2009年粉红点活动的展开(见Qn.24)。愤怒的民族IndigNation的最近尝试是在2014年举行“粉色奔跑”4,作为新加坡的一个同性恋自豪集会,但未获警察批准。

尾注

  1. Drugs, Violence and Vandalism Characterize Homosexual Parade in Sao Paulo (Catholic News Agency, 27 May 2008)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_parties
  3. http://en.wikipedia.org/wiki/IndigNation
  4. Police reject ‘Pink Run’ application (AsiaOne.com, 17 Aug 2014)

56. 如果同性恋不伤害任何人,为什么377A条款还应存在?

“伤害原则”是越来越被提起的一个争议。既然自由选择有其本身的价值,那么限制个人自主权的法律只有在防止伤害他人的情形下是合理的1/2。在这个原则下,一个人不可能被限制做什么,即使在别人看来最好不那样做。因此有人声称,377条款是不合理的,因为鸡奸是发生在两厢情愿的成年人之间的私人行为,不违反伤害原则。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以个人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为核心的哲学。

“伤害原则”的说法是很吸引人,但也受到好些批评。其中两个是:

首先,“伤害”是很难定义的,这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若一个人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另一个人,讲明双方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因为私人派对上的私人行为可能有公开的后果。3因此,社会有权通过保护道德体系或公共道德来维护其基本制度(家庭与教育)。4例如,私人的色情行为会对伤及品格、歪曲人类的性、并贬低女性。虽然是“私人的”,但日积月累下来,这些私人的色情决定将侵蚀公众对性倾向和性道德共有的重要理解,而性倾向和性道德在任何文化里对于婚姻和家庭生活制度的健康都是至关重要的。

其次,“伤害原则”与新加坡法律在根本上是不一致的。事实上,今天的法律与道德息息相关,这个法律立场已反映在对重婚5、奸淫6、乱伦7、虐待动物8或“败坏”儿童的定罪上。在学术界,法律哲学(法律实证主义9)意味着法律和道德应严格区分,然而如今法律与道德已互相交织在一起10。因此。质问法律是否应该干涉私人行为其实是提错了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同性恋究竟是道德的,不道德的,还是非道德的。

尾注

  1. .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2. J.S. Mill, On Liberty
  3. Robert P. George, The Concept of Public Morality
  4. Lord Devlin, The Enforcement of Morals
  5. Section 6, Women’s Charter (Cap. 353)
  6. Section 95(3)(a), Women’s Charter (Cap. 353)
  7. Section 376G, Penal Code (Cap. 224)
  8. Animals and Birds Act (Cap. 7)
  9.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10. Ronald Dworkin, Law’s Empire

 

55. 377A条款不就是不宽容吗?

李显龙总理在2007年的议会选举中表示,377A条款是“象征性的”,“不会被主动执行”。尽管有人认为,既然保留又不执行乃是自相矛盾,但这实际上反映了宽容。

宽容不是同意,也不是对所有观点的接受。相反,宽容意味着虽然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仍然尊重对方这个人和对方不赞同自己而相信不同观点的权利。1

377A条款的保留作为一个象征性的姿态,反映了大多数新加坡人反对同性恋生活的道德立场2。然而,所谓“不会被主动执行”的声明反映出,虽然政府(和大多数新加坡人)不赞同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但也没有主动迫害同性恋。换句话说,这是不赞同观点,但尊重。这是立场,如李显龙总理所说,“自己活,也让别人活”。这实际上就是宽容。

尾注

  1. I on Singapore, Tolerance and “Tolerance”: Two Versions of Tolerance(I on Singapore, 15 January 2013)
  2. Amir Hussain, Liberal Attitudes on Gay Lifestyles Not Prevalent Here (TodayOnline, 26 Aug 2013)

 

52. 同性恋激进主义在新加坡有多普遍?

在新加坡,捍卫同性恋权利、倡导接纳各种性向人群、支持LGBT组织或同性恋激进组织,背后通常有强大的全球背景和支持。

粉红点被认为是在新加坡知名度高、里程碑式的同性恋活动。自2009年开始,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参加在芳林公园演讲者之角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活动以支持LGBT群体。参加者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粉红点,以示对包容、多样性和自由爱的支持。2015年6月的粉红点活动有近三万人参加,得到大型本地和全球企业的支持,也有本地的名人出席1

Sayoni是“一个女同性恋社区,包括女同性恋、女双性恋和跨性别女性”,她们“主张不论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平等幸福和平等尊严”。

我等之辈(People Like Us, PLU )是本地第一个发表言论、进行大众宣传的男/女同性恋团体,曾两次被拒绝登记成为正式组织(1997年和2004年),但如今在其SiGNeL论坛中已有超过2300的会员。

彩虹自豪中心(Pelangi Pride Centre是一个源自新加坡的LGBTQ(包括酷儿)社区空间和资源中心,位于芽笼区的场地由自由社群教会(Free Community Church)赞助提供。该教会认为“只要是遵照了耶稣爱的诫命活出来,同性恋和跨性别者之间的关系就是符合基督教信仰和教导的。”此教会最初采用避风港的形式为同性恋基督徒提供支持。(Qn.19)

Oogachaga(OC)在注册公益机构空间咨询和社群有限公司(Spaces Counseling and Community Limited,SPACES)旗下的一个本地非盈利组织,为LGBTQ群体提供咨询和个人发展的组织。

艾滋病行动(AfA)是隶属新加坡卫生部的注册公益机构,为HIV病毒携带者和艾滋病患者提供支持和帮助,目前HIV病毒携带者或艾滋病中,MSM(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的数量越来越多。

大学校际LGBT网络是新加坡大学LGBT学生团体的集合,目前包括tFreedom(新加坡国立大学香灰莉木学院)、Gender Collective(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学计划)、Kaleidoscope(南洋理工大学)、Out to Care(新加坡管理大学)以及G点俱乐部(耶鲁新加坡国大学院)。

在2012年全球LGBT职业峰会(Global LGBT Workplace Summit)上,谷歌推出新一轮的“让爱合法”运动,计划专门针对新加坡。其发言人表示,该运动旨在“为那些有明确反同性恋法律国家的同性恋提供更安全的环境,无论他们身在何处”。他补充说,“新加坡想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和世界领导,我们可以推动一个事实,即:作为全球中心和世界领导意味着你必须平等对待所有人,不管他们有什么性倾向。” 2

2014年1月31日,《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发表了一篇题为“学生们的激情在大学俱乐部复活”。作者报道,“另一个 [在耶鲁新加坡国大学院的]团体是G点俱乐部……他们感兴趣的不仅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问题,也有种族或身体形象等话题。”这个学生团体参加了粉红点活动,并邀请了美国仇恨犯罪受害者、已故同性恋大学生马修·谢泼德(Matthew Shepard)的父母进行分享。” 3

尾注

  1. Pink Dot SG, Press Release: A Love Note from 28,000 at Hong Lim Park to reaffirm their support for the freedom to love (Pink Dot SG, 13 June 2015)
  2. Team Trevvy, Google Launches Legalise Love Campaign Starting with Singapore and Poland (Trevvy.com, 9 July 2012)
  3. Amelia Teng, Students’ Passions Come Alive in Varsity Clubs (The Straits Times, 31 January 2014)

51. 为什么同性婚姻会影响社会?

赞成同性婚姻的人认为,只要两厢情愿,两个成年人之间的爱就应被允许和认可。然而,从其它同性婚姻合法化国家的状况看到1,同性婚姻影响到的不止是这两位想要结婚的同性恋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初用以维系社会的“家庭”制度将消亡。2

世界各地的同性婚姻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美国所有的50个州合法3。9名法院法官中的5人投票赞成。在20多个已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美国是最新加入的。

同性婚姻:

1、贬低婚姻及其繁衍意义 尽管同性恋激进者为同性婚姻展开各种运动,同性婚姻中的一夫一妻,特别是在男同性恋婚姻中,是非常少见的,因为他们通常涉及多个性伴侣(见Qn.9)。繁衍后代在同性恋关系中是不可能的。

男性和女性各有独特的价值,在关系和性爱上彼此能相互补足。若婚姻被贬低,婚姻神圣、孩子无价等社会规范将逐渐消逝。4

2、影响孩子的健康 “爸爸”和“妈妈”、“男性”和“女性”将成为空言,逐渐被“伴侣”和“家长A和家长B”代替,从而夺走孩子真正理解自己性别复杂性和奇迹的机会。在加州,为了适应同性婚姻,“丈夫”和“妻子”这些称呼已经被“配偶”所取代。5

2012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同性伴侣抚养长大的孩子更有可能:

  • 教育程度更低
  • 在总体上幸福感和健康程度更低
  • 有冲动的行为,患抑郁症和/或近期有自杀念头
  • 正在接受咨询或心理健康治疗
  • 认为自己是双性恋,女/男同性恋,或者无性恋(女同性恋家长抚养长大的女性)
  • 有同性伴侣,且目前正处在一段同性恋情中
  • 保持未婚和更有可能非婚同居
  • 在婚姻或同居关系中不忠
  • 感染性传播疾病
  • 被性猥亵

尾注

  1. Brian Camenker, What Same-Sex “Marriage” Has Done to Massachusetts: It’s Far Worse Than Most People Realize (Mass Resistance, Updated June 2012)
  2. Glenn T. Stanton and Bill Maier, Marriage on Trial: The Case Against Same-Sex Marriage and Parenting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2004)
  3. Dan Roberts and Sabrina Siddiqui, Gay marriage declared legal across the US in historic supreme court ruling (The Guardian, 26 June 2015)
  4. Mathew D. Staver, Same-Sex Marriage: Putting Every Household at Risk (Tennesse Broadman & Holman, 2004)
  5. Fox News Politics, California Governor Signs Bill Replacing Words ‘Husband’ and ‘Wife’ in State Law (FoxNews.com, 7 July 2014)
  6. Mark Regnerus, How Different are the Adult Children of Parents Who Have Same-Sex Relationships? Findings from the New Family Structures Study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2012, Vol 41(4), pp 752-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