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在新加坡有基督徒同性恋社区吗?

最早的本地同性恋基督徒社区叫避风港(Safehaven),作为自由社群教会Free Community Church,FCC)于2004年7月注册。其领导团队引人注目,来自不同宗派背景和专业背景,包括神学、法律和咨询领域。最有名的是教牧顾问叶金浩牧师,他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卫理公会的第一个亚洲主教,并在新加坡宗教联谊会(the Inter-Religious Organisation,IRO)担任理事直到2012年,其间倡导不同信仰人士之间的对话和理解。目前FCC的执行牧师是Miak Siew牧师,他是在大都会社区教会(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MCC)被按立的,这是一个基于美国的、为同性恋的“婚姻平等权利”游说的“包容性教会”网络。MCC不是美国基督教会联合会(US 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的成员教会;同样,FCC也不是新加坡基督教会协进会(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 of Singapore)的成员教会。

就像其他基督徒一样,FCC认为,所有的个人,“包括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都是按神的形象被造的,有神圣的价值。FCC的异象是成为“一个庆祝多样化的包容性社区,活出来自上帝,并针对所有人,的爱和丰盛人生的应许”。他们从这个立场出发,声言反对“基于对他人的负面评判、对差异的害怕、以及对同性恋的恐惧而产生的歧视”。.[1]

只是FCC声称,只要是遵照了耶稣爱的诫命活出来,同性恋和跨性别者之间的关系就是符合基督教信仰和教导的。

有的基督徒虽然也面临同性吸引,却不同意FCC的立场。其中包括在默默挣扎的 (称为“柜中人” )、为目前状况寻求出路或更好的方式的、已进入上帝恩典之旅远离LGBT生活方式的、以及已成功从“出柜”到“出来”甚至可能已发展异性性向的人士。

尾注

  1. http://www.freecomchurch.org

18. 一个人可以既是同性恋又是基督徒吗?

基督徒也可能面临同性吸引所带来的争战,正如信徒挣扎于任何其它的诱惑那样。即使基督徒承认了自己的罪——也就是“出柜”,承认自己的同性恋行为“出柜”—也常常要经历一个过程才可能宣称真正克服了软弱/罪。

支持同性恋议程的基督教运动尽管也赞同基督教许多基本观点—神为首、圣经是神的话语、基督的工作等等[1],但他们倡导自己的神学观:

  • 圣经对同性恋的审判不适合现今世代;谴责同性恋的经文只是针对那个时代的。
  • 我们需要与时俱进——我们对圣经的解释必须遵照科学进步、社会发展和个人经历。
  • 若引用禁止同性恋的经文,就是脱离了上下文,断章取义地违背了其原意。

这些观点背离了合理的教义,贬低圣经是上帝绝对正确话语的地位,暗示我们大可利用圣经经文来合理化解释自己的行为[2]

关于同性恋,圣经上没有模棱两可的地方。圣经明确地提出性行为的准则,而这常常不在同性恋的考虑之中——几乎没有听过同性恋中会等到“婚姻”之后才有性行为;一夫一妻制也很少能坚持,因为同性恋的生活方式通常会涉及多个性伴侣。

尾注

  1. 1. Joe Dallas, The Gay Gospel? How Pro-Gay Advocates Misread the Bible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7)
  2. Kevin DeYoung, What the Bible Still Says About Homosexuality (The Gospel Coalition, 16 May 2012)

17. 关于同性恋,教会存在哪些问题?

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很难妥善处理同性恋问题,特别是在如何平衡怜悯和真理上。1一方面,同性恋主教和牧师被任命或按立,甚至是在大的教派里也如此。2/3/4另一方面,受人尊敬的基督教领袖不断发声反对同性恋。基于其对待这个问题的方式,有如下几种类型的教会: 5

反叛型:教会蔑视、改写经文的教导,以适应流行的观点和意见;已公开性取向的同性恋会员可能在政治方面很积极,并利用教会推动同性恋议程。

推脱型:教会既不帮助同性恋脱离自己的罪,也没有定他们有罪的教导;在这个问题上,带领人没有清晰的经文指导和方向,误导会众。

容许型: 教会有极大的怜悯,提供最好的一些社区服务,如帮助艾滋病患者,但缺乏真理(忽略了经文的教导);帮助想继续在性方面犯罪的人,却无法安慰希望战胜同性恋而寻求帮助的人。

无知型:教会相信同性恋是错误的;承认应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却又不知道如何去提供帮助。

审判/伪善型:教会错在只有真理,却没有怜悯;只拥抱那些可以把同性恋挣扎或困扰留在教会之外、不损毁教会形象的人;不欢迎已经“出柜”的同性恋。

我们需要的乃是医治型的教会,既有关于同性恋的圣经真理,又有神对同性恋的怜悯,二者应当平衡。我们应该致力于帮助那些在挣扎中的人克服同性恋的罪,就如战胜其生命中其他的罪那样,对他们伸出手,既充满怜悯、恩典和支持,也带着真理和管教。

尾注

  1. Mike Haley, 101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Homosexuality(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4)
  2. 2.Jonathan Petre, First Gay Bishop is Appointed by Anglican Church (The Telegraph, 6 August 2003)
  3. Tim Castle, Church of England Ends Ban on Gay Bishops (Reuters, 4 January 2013)
  4. Ross Murray,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Elects First Openly Gay Bishop (GLAAD, 31 May 2013)
  5. 5Mona Riley and Brad Sargent, Unwanted Harvest (Broadman & Holman, October 1995)

16. 为什么基督徒对同性恋的看法不一?

关于同性恋,基督徒的看法并不一致。那些坚信同性恋是错误的基督徒在表达观点时极其直言不讳,他们的行为看起来完全符合“恐同”或“偏执”的形象。他们那些严厉刺耳的反应可能显示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在某种程度上是更糟糕的罪人,然而他们忘记的是,在上帝的眼中世人都是不配的 (罗马书3:23)。从神得到不配得之恩典的人,不能因别人的罪而恨恶他们。

另一群是非常同情同性恋者的基督徒,他们可能同意当前关于同性恋的生理本性的观点。他们通常认为,教会要起作用,就得与时俱进、跟上不断变化的社会文化规范和科学发现。

从这个主观立场出发,圣经上记载的一切都是相对的,得用教会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我们对同性恋的理解需要调整,要结合当今世代的状况(如冲突、互动、困惑、哲学思想、心智与情感状况等等);同性恋和同性结合仅仅是上帝的新作为。1

然而圣经的客观立场始终是遵循历史的基督教信仰:上帝藉着众先知、道成肉身的圣子、诸多使徒和圣经的作者,用人类的语言确切地将祂的道路、祂的工作和祂的旨意告诉我们。罗马天主教、东正教、福音派和保守的新教教会都相信,这些原则和教导超越文化,也超越时间。

教会不需要“迎头赶上”这个时代,不需要接受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事实上,教会有责任在不断变化的文化环境中坚持永不改变的圣经原则。

尾注

  1. J. I. Packer, Why I Walked: Sometimes Loving a Denomination Requires You to Fight (Christianity Today, January 2003)

生来如此?

一直就存在着变性女人和跨性女人,然而突然间她们就变得有毒……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选择。这不是一个选择;我们生来如此。

Lady Gaga 1

 

今天真正有恰当资格的遗传学家当中,没有谁会做出或是同意以下的声明:“我是天生的同性恋,我无法改变。”实际上,人类行为中没有任何形式是完全靠遗传的。基因产生的是蛋白质,而不是行为。行为比单一的蛋白质复杂得多……环境因素影响了74%的男同性恋。环境因素显然是比遗传因素更重要。

John S H Tay博士

《生来就是同性恋?对同性恋科学证据的检验》(BORN GAY? Examining the Scientific Evidence for Homosexuality)作者

尾注

  1. Lady Gaga Says Homosexuality Isn’t A Choice (19 March 2010)

http://www.contactmusic.com/news/lady-gaga-says-homosexuality-isnt-a-choice_1136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