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同性恋都是激进者吗?

并不是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倡导同性恋议程。我们需要区分同性恋议程和同性恋人士。

虽然我们不应给同性恋者贴标签,以下的大致分类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明白如何与受同性吸引的人交往并关心他们。

  • 得胜者: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处理了同性吸引的人。他们可能已经完全改变了性倾向,从同性恋转变为异性恋(也许甚至已经与异性结婚并共同有了孩子);也可能仍然受同性吸引,但却定意独身。他们通常试图远离同性恋的激进运动,但却经常不幸地成为论战的受害者。
  • 挣扎者:那些不希望受同性吸引而寻求解决办法的人。他们可能寻求过咨询或治疗,却继续纠结于改变是否真的可能,以及自己有多么“不同”。同性恋议程帮不了他们,因为他们渴望私下的干预,而不是让自己的个人挣扎沦为公众讨论的话题。
  • 稳健者:这类同性恋者对自己是谁感到满意,希望“自己活,也让别人活”——他们有明辨力,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式来生活。若他们察觉到攻击同性恋议程的矛头指向了自己,则可能变为激进者。由于同性恋问题越来越多地影响到公共领域,如何适当地、并在细微处体察这个群体变得更有挑战性。
  • 激进者:这类同性恋不仅夸赞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期望得到别人的赞同。他们积极推动同性恋的特殊权利,同时向反对自己立场的人表现得很激进。同性恋议程就是为了抗议他们可能曾经受过的伤害,或确认其同性恋倾向不可改变的经历或信仰。

即使几乎没有可构建关系的共同点,即使柔和、通情达理的回答并未能使怒气消退(箴言15:1),我们仍然应该文明交谈,回应的时候要用爱心说诚实话。

13. 同性恋可以预防吗?

考虑到有诸多因素影响孩童的性别认同,因此,需要在抚养孩童的过程中采用确定其健康性别认同的方式,这是值得的。若大家共同努力,我们就可以回击想要让同性恋正常化甚至最终倡导同性恋的所谓“流行文化”。

在家里提倡“敞开”的氛围 所有的孩子都会提出关于性方面的问题。如果他们提问就被制止甚至嘲笑,他们就会推断出性是不可以讨论的话题,从而向同龄人和媒体去寻求那些可能与你的价值观相悖的信息。

提供准确的信息 年幼的孩童不清楚什么是同性恋什么不是同性恋。要让他们明确,有亲密的同性朋友很正常,告诉他们你自己也有亲密的同性朋友。鼓励青少年发现自己的性倾向,不是通过性体验或色情来发现,而是你来对男女关系做解释,并在其青春期进行指导。确保他们知道对同性的迷恋不会让他们成为同性恋。

让孩童确定自己的性别 强化他们身上适合其性别的行为,并且表达对其男性/女性气质的欣赏。重要的,是不要仅仅因为其兴趣爱好不同寻常(如喜欢芭蕾的男孩或擅长足球的女孩)就给孩子贴上不阳刚/不温柔的标签,因为一个人的男性/女性气质是超越其兴趣爱好的。在其它情况下,他们可能会觉察到父母想要的是相反性别的孩子,于是就可能会(无意识地)采取异性的行为和追求,以此来获得父母的认可和关爱。父母一定要留心观察孩子并做出适当的反应。

不吝惜地关爱 被父亲随时拥抱的儿子不会扭曲他们的男子气概;在现实中,他们更不容易遭受其他男人的不当接触。研究发现,“扶助、支持、温情的父亲排除同性恋儿子的可能性。”1

在现实中,我需要的是……与我爸爸有肯定、塑造品格、和充满爱的关系。事实上,这就是我在同性恋旅程中一直所关注的——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性只是达到此目的的方式。

艾伦·钱伯斯Alan Chambers

《神的恩典和隔壁的同性恋(God’s Grace and the Homosexual Next Door)》的作者

鼓励孩童认同与你有一样价值观的同性榜样 单亲父母若抚养异性孩子,可鼓励孩子与大家庭中可信任的同性成员建立关系,如阿姨/叔叔、堂兄弟和祖父母。

即使无法最终保证我们的孩子将如何做出他们的性向选择——是否会有婚前性行为或同性恋行为——然而父母还是可以主动和有意识地培养孩子健康的性别认同。2

尾注

  1. Joseph Nicolosi & Linda A. Nicolosi, A Parent’s Guide to Preventing Homosexuality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2002)
  2. Love Won Out series: When a Loved One Says, “I’m Gay.” (Focus on the Family, 2002)

12. 如果改变没有发生呢?

许多人以为受同性吸引的人在性倾向上会有180度的翻转,即从同性恋到异性恋。然而,实际的变化对不同的人而言有不同的表现,这是因为:

  • 改变可能需要花很长时间,这取决于问题的处理方法和问题的复杂性。
  • 改变可能有多种形式,如性行为的改变而不是性倾向的改变。
  • 改变可能是程度上的减轻,而不是所有同性恋想法的完全消除,不是异性恋欲望的突然唤醒和同性恋欲望的消失不见。1

一个过去沉迷于色情的人可能在治疗和咨询后仍然会受诱惑甚至“复发”,这同样适用于同性恋。继续挣扎于同性性吸引(SSA)的基督徒可能已接受过反复的、各样的和长期的“同性恋治疗”和拯救,但似乎效果甚微。他们可能会怀疑上帝是否造他们为同性恋,也可能会接受“一日同性恋,终身同性恋”的想法。这种情形并不少见。

同性恋在治疗和咨询期间若受到了不谨慎或不恰当的对待,则更容易重新接受同性恋,并批评对性倾向的纠正,他们有时会认同或支持前同性恋生还者(Beyond Ex-Gay)、心灵力量(Soulforce)和同性恋基督徒网络(Gay Christian Network)之类的同性恋支持团体。

尽管如此,诸多前同性恋或后同性恋2 (那些接受自己的同性恋倾向,但选择不采取性行动的人,他们相信自己的性别身份和行为不受性吸引的界定或强加) 的成功经历证明,对有同性恋倾向的人来说,改变性倾向至少是有可能的。3

尾注

  1. Kerby Anderson, A Biblical Point of View on Homosexuality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8)
  2. Peter Ould, Post-Gay FAQs (An Exercise in the Fundamentals of Orthodoxy, 14 April 2012)
  3. Daniel E. Byrne, Yet Another Attempt to Discredit the Spitzer Study Fails (Retrieved 2 Nov 2010)

11. 改变真的可能吗?

…我主张,同性恋在社会的完全融入,并不要求人们做出承诺,坚信所有性取向不可改变的这一错误观念。

Robert L. Spitzer博士,精神病学退休教授1

今天,若使用恢复/重整/修复/纠正疗法来帮助不愿受同性性吸引之人,会被许多专业人士认定是不道德的,且“严重威胁”当事人的“健康和幸福”2解决不想要的性取向问题的这些疗法是否有效,成了一场政治化辩论,这使那些想要寻求帮助的人很难得到帮助。咨询师自己也面临困境。

根据加州法律,为希望减少或消除同性吸引的未成年人提供咨询是违法的。3这侵犯了客户基于宗教和道德价值观而自主决定寻求专业帮助的基本权利。因为这一法律,若客户希望寻求帮助来处理不想要的同性恋倾向,咨询师只能要么拒绝,要么违反法律提供咨询或转诊。 4

据美国国家心理卫生研究所(American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估计,有同性恋倾向却希望被治疗的人当中,有50%能够在帮助下改变其性倾向。5 其他研究报道了高达70%的成功率。6

性偏好或倾向已被证明是越来越不固定的。美国心理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将性倾向定义为“一个连续区,一边是受异性吸引(异性恋),另一边是受同性吸引(同性恋)”7,以及中间状态(双性恋)。

一项针对16至23岁受同性性吸引女性的纵向追踪研究发现,近三分之二的人在研究期间改变了其性倾向标签8其它研究发现,在没有任何干预之下,认定自己为男同性恋的人,到25岁时其百分占比从10%下降到2.8%。这表明,将同性恋正常化的环境可能错误地支持了四分之三的同性恋身份认定9

Spitzer博士曾一度认为能够抗拒的只有同性恋行为,他在差不多20年后确信,性倾向也是可以改变的。不管一个人是否是“天生的同性恋”,都是可能改变的。这对那些挣扎在不需要的同性性吸引(SSA)中的人意味着希望。

事实是,改变是可能的。10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改变一定会很容易

尾注

  1. Robert L. Spitzer, Commentary: Psychiatry and Homosexuality (Wall Street Journal, 23 May 2001)
  2. “Therapies” to Change Sexual Orientation Lack Medical Justification and Threaten Health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7 May 2012)
  3. Chana Wilson, Another Step Towards Banning Gay Conversion Therapy (HuffPost Gay Voices, 9 May 2013)
  4. 2012 NARTH Annual Conference Report 
  5. Michael Cavanagh, Make Your Tomorrow Better(New York: Paulist Press, 1980)
  6. William Masters & Virginia Johnson, Homosexuality in Perspective(Boston: Little, Brown & Co., 1979)
  7.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What Causes a Person to Have a Particular Sexual Orientation(Retrieved 24 May 2012, cited in Wikipedia)
  8. Lisa Diamond, Was It a Phase? Young Women’s Relinquishment of Lesbian/Bisexual Identities over a 5-Year Period(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84, pp 352-364)
  9. Massachusetts Family Institute,Homosexuality and Teens: An Interview with Dr Jeffrey Satinover (March 2003)
  10. Joe Dallas, The Gay Gospel? How Pro-Gay Advocates Misread the Bible(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7)

10. 同性恋是疾病/失常吗?

同性恋曾经被认为是一种精神疾病。1973年,Robert L. Spitzer博士带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 》中删掉,理由是如果同性恋者“自己觉得舒适”,我们就不应该坚称他们是失常的。

“同性恋激进者在美国精神病学协会1970年和1971年的两次会议中大搞破坏,同时还不断进行幕后操纵。作为应对,美国精神病学协会于1973年决定从其《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去掉同性恋这一类别,希望此举能减低对同性恋个体的歧视。随着岁月的流逝,很明显看出这是侵蚀心理健康专业的科学完整性的第一步。”1

本杰明·考夫曼(Benjamin Kaufman)

临床精神病学教授,加州大学医学院

差不多20年之后,Spitzer发现,许多同性恋在性行为和性取向上都有实质性的变化,这暗示着他们不仅能够做出改变,而且也许他们本身就希望改变。2 然而,相同的当初逼着他将同性恋从“疾病”行列中消除掉的政治压力最终迫使他向同性恋群体道歉。3

同性恋的根源是性别认同的问题。若孩童与父亲和母亲建立了恰当的依附,随后分离,再形成自己的个性,健康的性别认同就会成功地得以发展。对于很多挣扎于同性性吸引问题上的人而言,这种依附是没有的。既然同性恋不再被视为疾病,若有不愿受同性恋趋势困扰的人,可将其诊断为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GID),采用深度领悟疗法来帮助他们

性问题通常是男性/女性身份认知这一根源问题之症状。男同性恋通常需要帮助来解决性上瘾的问题(包括色情和频繁的手淫),而女同性恋需要帮助来解决情感相互依赖的问题。越早干预, 治疗越容易也越有效。

尾注

  1. 1.Benjamin Kaufman, Why Narth? The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s Destructive and Blind Pursuit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Regent University Law Review Vol.14(423), 2001-2002)
  2. Linda Ames Nicolosi, Historic Gay Advocate Now Believes Change is Possible (9 May 2001)
  3. 3.Benedict Carey, Psychiatry Giant Sorry for Backing Gay “Cure” (The New York Times, 28 May 2012)
  4. Kenneth J. Zucker & Robert L. Spitzer, Was the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of Childhood Diagnosis Introduced into DSM-III as a Backdoor Maneuver to Replace Homosexuality? A historical note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2005, Vol 31, pp 3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