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若我受同性吸引,我是同性恋吗?

同性吸引并不等同于同性恋。一个人受另一个人的吸引有不同的类型,无论是同性的或是异性的。并非每种吸引都一定与性有关或以色情为本质。因此,受同性吸引并不意味着就是同性恋。

  • 同性吸引可能有好几种表现形式——它不一定与性相关,如青春期的迷恋;可能是非自愿的——似乎是“情不自禁”。没有恶意的同性吸引可能源于对恰当关爱的正常需求,想得到所欣赏之同性的肯定,或期待与其建立关系。当然,另一方面,同性吸引也可能与性相关。
  • 同性的性吸引并非不可改变,而是可以控制和/或改变的。这好比一个已婚的人“无意中”受到配偶之外的某个人吸引,但他/她不一定就会开始一段外遇。同性性行为同性恋生活方式显然是出于自愿,也是个人做出的选择。众所周知,异性恋“转变”成为同性恋或双性恋(受同性和异性双方面的性吸引),乃是选择对所受到的同性性吸引采取行动。
  • 性倾向是指一个人持续受到同性或异性的性吸引。程度更轻或未经确认的倾向有时被称为性指向
  • 性行为是指一个人为满足性吸引或性倾向而采取的行动。
  • 当一个人接纳自己的性行为和性伴侣,视其为平常,这就成了此人的性生活方式,例如随便的性生活方式。

同性恋行为把本可能是不带恶意的同性吸引进一步发展为最终定义这个人是谁的性取向和性生活方式。

尽管有明显的例外情况,研究表明,曾经被拒绝、被虐待或由于家庭关系导致性别认知不确定的孩童在面对自己对同性的感受时更可能感到疑惑。在一项942名成年人参与的研究中,几乎一半的男同性恋(相比之下,只有7%的男异性恋 )曾在过去被同性猥亵。在同一个研究中,曾被同性猥亵的女同性恋是女异性恋的23倍。1

随意、过度的讥笑——甚至欺负,可能会推动年轻人误解自己的性别认同。尤其是青春期的时候,若不带恶意的同性吸引演变成与性相关,这可能使他们对自己的性取向和性倾向感到疑惑,进而导致他们尝试同性恋行为,而最终接受同性恋生活方式健康干预是必要的,以防止年轻人把对自然关爱的需求误解成为需要付诸行动的同性恋指向。

尾注

  1. M.E. Tomeo, D.I. Templer, S. Anderson & D. Kotler,  Comparative Data of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Molestation in Heterosexual and Homosexual Persons,(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ur, 2001 October, Vol 30(5), pp535-41.)

3. 同性恋难道不是与生俱来的吗?

人们普遍认为,同性恋是生理现象或基因决定的,这源于三个广为人知的研究:

  • Simon LeVay的INAH-3大脑组织研究(1991):对尸体进行大脑解剖。
  • (J. Michael) Bailey(Richard C.) Pillard双胞胎研究(1991):对同卵双胞胎、异卵双胞胎、普通兄弟和收养兄弟进行比较研究。
  • Dean Hamer的X染色体研究(1993):研究发现 “特定的染色体区域”包含“促成男性同性恋取向的基因”。

也许显为人知的是,上述的每一个研究都有着严重的研究方法失误,比如样本规模过小、样本不够随机、甚至是研究对象分类的错误,因此,其研究结论的有效性值得考量。与此同时,其他科学家复制同样的研究,却不能得出同样的结果。1, 2

Michael Bailey后来选取更大规模的样本进行了后续研究3 ,他选择了27对澳大利亚同卵双生兄弟,且每对双生兄弟中至少有一位是同性恋。既然同卵/单卵双胞胎有着完全相同的基因,我们就应当期待只要双胞胎中有一位是同性恋,另一个也会是同性恋(100%的吻合率)。然而,研究的结果却是,27对双胞胎中,“兄弟二人都是同性恋的只有三对(11%的吻合率)。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和耶鲁大学的Peter Bearman和Hannah Brückner两位研究员分析了国家青少年健康纵向追踪研究(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Health)的数据,发现在同卵双胞胎中的同性恋吻合率更低(男性6.7%,女性5.3%),这很好地反驳了关于同性恋起源的几个理论。相反地,研究发现,在童年期的社会经历是更显著的影响因素。

尾注

  1. Family Research Council, The Top Ten Myths About Homosexuality (Washington)
  2. Mike Haley, 101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Homosexuality(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4)
  3. J. Michael Bailey, Michael P. Dunne & Nicholas G. Martin,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Its Correlates in an Australian Twin Samp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0, Vol 78(3), pp 524-536)
  4. Peter S. Bearman & Hannah Brückner, Opposite-Sex Twins and Adolescent Same-Sex Attra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2002, Vol 107(5), pp 1179-1205)

2. 什么导致“男同志”?

通常,一个男孩若无法与父亲(或长者,或可信任的其他男性)形成有意义的连接或纽带关系,就可能会对自己的性别认同产生困惑和挣扎,他可能认为父亲冷淡而疏远。由于在寻找男性榜样过程中经历了伤害和被拒绝,于是他可能主动远离男性。当这个男孩成长到身份认同的下一个阶段,他就可能潜意识地寻求与另一个男人建立连接和纽带关系。

每一个同性恋的挣扎都是不一样的,其它影响因素可能包括:

  • 性侵犯,比如乱伦,性骚扰或强奸
  • 与成年/未成年男子的性体验
  • 对色情的接触
  • 媒体的影响
  • 性格和气质
  • 负面的身体形象
  • 被取笑、被同龄人贴标签、受骚扰/欺凌/排斥的经历
  • 对异性的惧怕或在异性交往上的不擅长
  • 不正常的家庭关系
  • 负面的属灵影响

同性恋是复杂的,多种因素在一起发挥作用;不可过度简单化地将任何单一的方面视为其成因。

“男同志”这个词的使用既有嘲弄式的,也有夸赞式的,它带着感情和政治色彩。相比之下,“同性恋”一词更加中肯,因此在讨论中更有助于帮我们理解这个问题。

尾注

  1. Mike Haley, 101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Homosexuality(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4)

1. 什么是同性恋?

“同性恋者”指的是成年之后受到来自同性的持久、明确、胜于异性的性吸引,并且与同性常常发生性关系之人。“男同志”指同性恋男性,“女同志”指同性恋女性。

  • 人的生理性别是受孕成为男性(男孩)或女性(女孩)之时由基因决定的。大约有0.02%的人在出生时其外部生殖器不同于标准的男性或女性,新生儿中双性人几率约为0.05%2, 3(这并不会自动导致此人受到同性性吸引),但即使是双性人,其性别在出生后几周内也是可以由医学检查决定和确定的。
  • 性别认同回答“我是男是女”的问题,与社会和文化信念中男性和女性气质相关。我们的性别认同是在儿童期至青年期的成长过程中发展起来的。若没有成功的性别认同,就可能产生对性取向的疑惑。
  • 性取向回答“我是异性恋(受异性的性吸引)还是同性恋(受同性的性吸引)”的问题。有些人认为自己是双性恋(同时受同性和异性双方的性吸引)。性取向与性别认同相关联,但不等同于性别认同。

与普遍理解相反的是,与其说同性恋的驱动力是性需求,不如说同性恋的驱动力是爱与被爱的渴望(有意识的或无意识的),尤其是对同性之间。4, 5

 

尾注
1. Lawrence Hatterer, Changing Homosexuality in the Male: Treatment for Men Troubled by Homosexuality (New York McGraw-Hill, 1970)
2. Garry L. Warne (MBBS, FRACP), Complete Androgen Insensitivity Syndrome. (Victoria, Australia: Department of Endocrinology and Diabetes, Royal Children’s Hospital, 1997)
3. Emily Nussbaum, A Question of Gender. (Discover, January 2000, pp 92-99)
4. Jason Park, Overcoming Male Homosexual Problems (Century Publishing, 1998)
5. Anne Paulk, Restoring Sexual Identity: Hope for Women Who Struggle with Same-Sex Attraction (Eugene,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