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如果同性恋不伤害任何人,为什么377A条款还应存在?

“伤害原则”是越来越被提起的一个争议。既然自由选择有其本身的价值,那么限制个人自主权的法律只有在防止伤害他人的情形下是合理的1/2。在这个原则下,一个人不可能被限制做什么,即使在别人看来最好不那样做。因此有人声称,377条款是不合理的,因为鸡奸是发生在两厢情愿的成年人之间的私人行为,不违反伤害原则。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以个人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为核心的哲学。

“伤害原则”的说法是很吸引人,但也受到好些批评。其中两个是:

首先,“伤害”是很难定义的,这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若一个人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另一个人,讲明双方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因为私人派对上的私人行为可能有公开的后果。3因此,社会有权通过保护道德体系或公共道德来维护其基本制度(家庭与教育)。4例如,私人的色情行为会对伤及品格、歪曲人类的性、并贬低女性。虽然是“私人的”,但日积月累下来,这些私人的色情决定将侵蚀公众对性倾向和性道德共有的重要理解,而性倾向和性道德在任何文化里对于婚姻和家庭生活制度的健康都是至关重要的。

其次,“伤害原则”与新加坡法律在根本上是不一致的。事实上,今天的法律与道德息息相关,这个法律立场已反映在对重婚5、奸淫6、乱伦7、虐待动物8或“败坏”儿童的定罪上。在学术界,法律哲学(法律实证主义9)意味着法律和道德应严格区分,然而如今法律与道德已互相交织在一起10。因此。质问法律是否应该干涉私人行为其实是提错了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同性恋究竟是道德的,不道德的,还是非道德的。

尾注

  1. .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2. J.S. Mill, On Liberty
  3. Robert P. George, The Concept of Public Morality
  4. Lord Devlin, The Enforcement of Morals
  5. Section 6, Women’s Charter (Cap. 353)
  6. Section 95(3)(a), Women’s Charter (Cap. 353)
  7. Section 376G, Penal Code (Cap. 224)
  8. Animals and Birds Act (Cap. 7)
  9. H.L.A. Hart, The Concept of Law
  10. Ronald Dworkin, Law’s Empire

 

55. 377A条款不就是不宽容吗?

李显龙总理在2007年的议会选举中表示,377A条款是“象征性的”,“不会被主动执行”。尽管有人认为,既然保留又不执行乃是自相矛盾,但这实际上反映了宽容。

宽容不是同意,也不是对所有观点的接受。相反,宽容意味着虽然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仍然尊重对方这个人和对方不赞同自己而相信不同观点的权利。1

377A条款的保留作为一个象征性的姿态,反映了大多数新加坡人反对同性恋生活的道德立场2。然而,所谓“不会被主动执行”的声明反映出,虽然政府(和大多数新加坡人)不赞同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但也没有主动迫害同性恋。换句话说,这是不赞同观点,但尊重。这是立场,如李显龙总理所说,“自己活,也让别人活”。这实际上就是宽容。

尾注

  1. I on Singapore, Tolerance and “Tolerance”: Two Versions of Tolerance(I on Singapore, 15 January 2013)
  2. Amir Hussain, Liberal Attitudes on Gay Lifestyles Not Prevalent Here (TodayOnline, 26 Aug 2013)

 

50. 377A条款讲的什么?

 

刑法377A条款(224章,2008年修订版)将男性间“严重猥亵”行为定罪。新加坡立法机关认定的行为中包括触摸生殖器1、肛交2、口交3、和手淫4

严重伤风败俗

377A条款 任何男性,无论在公共或私人场合,若进行,或教唆进行,或促成,或试图促成任何男性, 与另一男性的任何严重猥亵行为,当被处以长至两年的监禁。

 

直到2013年,仍有76个国家保留了将同性性行为定罪的反鸡奸法,新加坡是其中之一。5

尽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呼声要废除377A条款,政府到目前为止仍坚守保留该条款的立场。

加坡基本上是一个保守的社会,家庭是这个社会的基石……在新加坡,“家庭”的意思是一男一女结婚生子,并在稳定家庭的这个构架中抚养孩子。

……所以我们应该竭力保持平衡,既维护社会稳定,坚持异性恋家庭的传统价值观,又给予同性恋者生存和为社会做贡献的空间。

……他们没有必要偷偷摸摸。我们不骚扰同性恋。政府不做道德警察。我们不会主动向他们强加377A条款……

李显龙总理

2007年377A条款的议会辩论6

尾注

  1. Ng Huat v PP (1995) 2 SLR® 66 (Sing. H.C.)
  2. PP v. Tan Ah Kit (2000) SGHC 254; PP v. Amayapapan Kodanpany (2010) 2 SLR 1025 (Sing. H.C.)
  3. PP v. Lim Beng Cheok (2003) SGHC 54; Adam bin Darsin v. PP (2001) 1 SLR® 709 (Sing. C.A.); Lim Hock Hin Kelvin v. PP (1998) 1 SLR® 37 (Sing. C.A.)
  4. PP v. Rahim bin Basron (2010) 3 SLR 278 (Sing. H.C.)
  5. Lucas Paoli Itaborahyand Jingshu Zhu, State-Sponsored Homophobia, A World Survey Of Laws: Criminalisation, Protection And Recognition Of Same-Sex Love (International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 and Intersex Association, May 2013, 8th edition)
  6. Lee Hsien Loong’s Speech on Section 377A (Yawning Bread, November 2007)

49. 如果废除377A条款,会发生什么?

从同性恋行为合法化国家的发展来看,我们可以预期,合法化之后,同性恋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一种规范,继而所有其它性倾向和性偏好都最终会被允许

对基本自由的干涉1

  • 认为同性恋行为在道德上错误的宗教团体/个人,可能会仅仅因为讲出他们认为孩子需要一父一母的观点而在法庭上被指控有“仇恨言论”。2
  • 无法反对在学校里对同性恋和同性恋行为的教导。 3
  • 想要教导孩子反对同性恋生活方式的父母失去父母的权利. 4
  • 人们不能拒绝与支持同性恋的人或组织合作,即使受到良心谴责(如:酒店若不举办同性婚礼会被起诉5)。
  • 寄养和托儿机构如果拒绝支持同性恋的生活方式则可能失去经营的权利。
  • 若同性伴侣合法以及最终同性父母合法,政府则可能用纳税人的钱补贴人工授精。
  • 反歧视法将影响到其它政策(如同性伴侣双方享有住房补贴的平等权利)。

对孩子的伤害

  • 由于没有对性行为的规范或限制,恋童行为(与孩童发生性关系)就是合理的;孩童无法抵御性剥削 6
  • 青春期的孩子过早得到建议而增加他们在性取向上的混乱。7
  • 青年被暴露在同性恋生活方式的危险之中。(Qn.9,26)。

即使同性恋被认定是错误的,仍然可能合法化。在新加坡合法化不道德行为的一个观点是,既然已经存在,合法化才能由政府加以控制,而不是任其“地下”发展。一个有勇气的民族需要的是不断制定法律,坚持区分是非对错的道德信念并付出行动,而不是以实用经济学或流行政治的观点为破坏性行为做合理解释。

尾注

  1. Glenn T. Stanton and Bill Maier, Marriage on Trial: The Case Against Same-Sex Marriage and Parenting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2004)
  2. Canada: Pastor Found Guilty of Hate Crime (5 December 2007)
  3. La Shawn Barber, Normalizing Homosexuality in the Public Schools (7 November 2012)
  4. Peter J. Smith, California Archbishop: Gay Textbook an Attack on Parental Rights (8 July 2011)
  5. Katie Zezima, Couple Sues a Vermont Inn for Rejecting Gay Wedding (The New York Times, 19 July 2011)
  6. Mike Haley, 101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Homosexuality(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4)
  7. Joe Dallas, A Strong Delusion: Confronting the “Gay Christian” Movement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6)

48. 为什么刑法377A条款还存在?

那些不同意刑法377A条款(并推动其废除)的人认为,法律若不执行就没有必要保留。他们进一步挑战,如果这条法律的目的是保护公共道德和健康,就应该公正地扩大到所有范围,增加女同性恋行为、以及除同性恋行为之外的其它违反公共道德和对公共卫生构成风险的行为。

许多人把刑法377A条款视为歧视同性恋者的不必要条款,因为它只定部分特定人群的罪。他们相信这个同性恋性倾向的污名会贬低损毁那人,对他造成心理伤害,阻碍艾滋病公众意识的提高。

总检察署已澄清,377A条款不是针对同性恋者本身,而是针对男性对男性的严重猥亵。1然而,因为我们希望对同性恋者有怜悯同情,所以我们也许不能准确区分,该条款实际上针对的是同性恋行为。从逻辑上讲,377A条款的确有助于保护未成年人和其他不希望成为性侵对象的人。

377A条款的起源地英国和许多其它英联邦国家已不再将同性恋行为定罪。尽管377A条款已被批评为过时的和冗余的,新加坡政府一直保持法律当最终反映公共道德的“明确目标”的立场——“从议会辩论上可以看到,大多数新加坡人仍然觉得同性恋行为不可接受” 2

我们需要认识到,同性恋行为合法化象征着社会接受这样的行为是正常的。这是LGBT运动想要让同性恋正常化、倡导同性恋的目标之一 (见Qn.27 & 28)。

尾注

  1. Leonard Lim, Challenge to Gay-Sex Law Heard in Chambers (The Straits Times, 15 February 2013)
  2. 同前。